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京味文学大师老舍  

2006-11-29 20:03:15|  分类: 京派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京味文学大师老舍 - 卤煮 -

 

    老舍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最重要的作家之一,也是无可争议的京味儿文学大师,他原名舒庆春,字舍予。1898年阴历年底,他出生于北京城内的一个满族贫民家庭。他父亲是守卫皇宫的护兵。在老舍还不满两岁的时候,他的父亲就死于八国联军的枪弹之下,是母亲含辛茹苦将他哺养成人,正是这种独特而困苦的人生经历,为他后来的创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青少年时代的老舍聪敏好学,显露出文学的天赋,常去小茶馆听评书,广泛接触了北京下层平民的生活。1913年他考入北京师范学校,1917年毕业后任京师公立第十七高等小学校长。一年后“五·四运动”爆发,对老舍的思想产生了深刻的影响。1924年,老舍赴英国伦敦大学任东方学院中文教员,在其后的六年里,他创作了三篇长篇小说:《老张的哲学》、《赵子曰》、《二马》。

    1930年老舍回到祖国,先后在济南齐鲁大学、青岛山东大学任教,同时写了许多短篇小说,后来收入《赶集》、《樱海集》、《蛤藻集》。1933年创作的长篇小说《离婚》,1937年创作的长篇小说《骆驼祥子》,标志着老舍的文学创作成就的第一个高峰。

    抗日战争爆发后,老舍毅然抛妻别子,只身一人来到重庆,从事抗战文艺运动,曾经主持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的工作,这一时期他写了大量的剧本、小说和通俗文艺作品。1946年,老舍赴美国讲学,同时继续写作百万字的长篇小说《四世同堂》。

    新中国成立后,老舍怀着欣喜的心情于1950年回到北京,担任北京市文联主席。在其后的十六年里,他勤奋地写作,代表作有剧本《龙须沟》、《茶馆》,长篇小说《正红旗下》(未完成),被誉为人民艺术家。文化大革命爆发后,老舍受到批斗,他满怀悲愤自尽于北京城外西北角的太平湖。

    在老舍六十八年的生命历程中,有大约四十二年是在北京度过的,作为一个老北京人,他熟悉北京,热爱北京,他笔下的北京城和北京人是那样地鲜明生动,他笔下的北京方言是那样准确、地道,老舍称得上京味文学第一家。

    老舍的创作深受老北京地域文化的影响。他生长在北京,又是满族人,当年的旗人大都爱好戏曲和曲艺,他们不但爱听,而且有许多人会吹拉弹唱,不少家庭里有三弦、八角鼓等乐器,朋友相聚,自弹自唱,自娱自乐是常有的事。还有票房,票友们或清唱戏曲选段,或是唱上几段京韵大鼓、单弦,更有走火入魔者,非粉墨登场不能尽兴。当年有不少旗人爱好创作曲艺段子,如岔曲、鼓词、快板,茶馆里长年有艺人表演评书,天桥等地有相声艺人撂地表演相声,也有鼓曲艺人演唱大鼓。

    少年时代的老舍对曲艺有着浓厚的兴趣,在读小学三年级时,他就经常利用下午放学的时候,与挚友罗常培一起到小茶馆去听评书。由于受本民族艺术趣味和文化生活的熏陶,使“老舍喜欢民间文艺、京戏和地方戏,不仅爱听爱看还爱写,有时高兴了还爱唱两句,甚至登台自编自演一段。”(引自胡絮青《老舍剧作的说唱》)

    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侯宝林曾谈到:“他(指老舍)生在曲艺和相声的发源地北京,从小生活在下层人民中间,有着接触人民喜闻乐见的曲艺的天然条件。”而北京人本身又具有“什么时候也不肯放弃了他们的幽默”的特点。

    老舍一生前后在北京大约生活了四十二年,所以他说“那里的人、事、风景、味道,和卖酸梅汤、杏仁茶的吆喝的声音,我全熟悉”。由于出身于平民家庭,养成了老舍深厚、真挚的群众观点。尽管他的职业使他“老在知识分子的圈子里转”,但是他的朋友并不都是“教授和学者”,也有“打拳的,卖唱的,洋车夫”。因为老舍认识到文学创作的源泉来自于人民群众的日常生活之中。

    据文学家吴组缃回忆:“老舍写得多,在文艺界可称独一无二。他什么都写,除诗歌、小说、剧本而外,从数来宝、时调、大鼓书以至拉洋片、坠子、相声、戏曲,无所不写……”据统计,从1937年至1966年,在漫长的三十年中,老舍对曲艺艺术的爱好始终不渝,他共写(包括改编)了相声30段,快板13段,鼓词12段,还有为数不少的唱词、太平歌词、山东快书、二人台和曲剧等。在他的剧本《茶馆》里,采用乞丐大傻杨在幕间表演数来宝的方式,来点明时代背景,可谓独具匠心,别有风趣。

    老舍充分地接受了民间文艺的营养,使他的创作带有通俗易懂的特点。老舍之子舒乙认为:“风格即语言。老舍先生正是以他纯正的北京口语给文学界带来了一种清新的风格。他能用最简单现成的字、词和文法,去描写最复杂的事物,证明口语体的万能。有人专门作了统计,一个只认识一千多个普通汉字的人,大致相当一个三、四年级小学生的认字程度,就可以不费劲地把十万字的长篇小说《骆驼祥子》念下来,而谁都知道,《骆驼祥子》的文字通篇是那么多彩、活泼、俏皮、漂亮。也正是这种高超的语言优势使老舍先生的话剧有极大的艺术魅力。”(引自《老舍的艺术世界》序)用大白话写小说、写剧本,是老舍一生的艺术追求。

    老舍十分重视对北京方言的运用,他曾谈到:“所谓语言的地方性,我以为就是对语言熟悉,要熟悉地方上的一切事物,熟悉各阶层人物的语言,才能得心应手,用语精当。同时,也只有熟悉人物性格,才能通过对话准确地表现不同身份、地位的人物性格特征。”

    老舍是一位语言大师,他的作品中的语言具有准确、平实、简洁、明快的特点。老舍的作品不以词汇奇峻俏丽取胜,用词量并不多,但既准确又精练,他宁可大量选取北京人日常生活中常用的口语词汇,也不愿堆砌那些华而不实的文学词藻。

    老舍的作品中运用了大量的北方方言里特有的词汇,其数量之大,内容之多,足可以编一本《北京方言词典》。例如:“这两天了大家都觉得祥子是刘家的走狗,死命的巴结,任劳任怨的当碎催。”(《骆驼祥子》)“在这里,要饭也能要到荤汤腊水的,乡下只有棒子面。”(《骆驼祥子》)“遇着开殃榜,批婚书,看风水,都要去求他。”(《老张的哲学》)“想当初,在戏园,唱玩艺儿挣洋钱,欢欢喜喜天天像过年!”(《龙须沟》)“一领席,埋在乱死岗子,这就是努力一世的下场头!”(《骆驼祥子》)“您劝劝他,教他找到正经事由儿干。”(《龙须沟》)“你看,小胖子!刚入了银行几天就长行市!别!你得赏我个脸!”(《骆驼祥子》)“叫你臭娘儿们管住了我?姥姥!”(《骆驼祥子》)“怎么,你看哪,每打一次仗,小偷儿,私运烟土的,和嘎杂子们,就都抖起来一回。”(《四世同堂》)“你要是不愿意听我的,我没工夫跟你费吐沫玩!说翻了的话,我会堵着你的宅门骂三天三夜!你上哪儿我也找得着!我还是不论秧子!”(《骆驼祥子》)

    老舍语言的最大特点是直白,就是从北京人嘴里采摘最能够反映生活原貌的,最鲜活的,最有味道的语言,直接运用到自己的创作中去。这就好比菜肴中的清蒸鱼、白灼虾,只放一点盐,但味道鲜美无比,讲究的就是这个原汁原味。老舍在《我的话》一文中,提出要“脱去华艳的衣衫,而露出文字的裸体美来”。这里所说的“华艳的衣衫”是指多余的修辞手段;这里所说的“裸体美”是指语言的自然、本真属性。

    老舍认为:“把修辞看成怎样能用最通俗的浅近的词汇去描写,而不是找些漂亮文雅的字来漆饰。”他反复强调:至味在于自然。这与中国古典美学中“寄至味于淡泊”的论点可谓不谋而合。老舍认为:“某个人在某地须说什么话,而这些话必定要立竿见影的发生某种效果,用不着转文,也用不着多加修饰,言语是心之声,发出心声,则一呼一嗽都能感人。在这里,我留神语言的自然流露,远过于文法的完整;留神音调的美妙,远过于修辞的选择。”

    老舍认为语言的裸体美体现在“不晦涩,少形容,要精练”上面,这与鲁迅“有真意,去粉饰,少做作,勿卖弄”的主张有异曲同工之妙。老舍认为晦涩是小说的致命伤。“小说的文字必须于清浅中取得描写的力量。”老舍曾引用叔本华的话:“形容词是名词的仇敌。”他认为尽量不要去堆砌形容词,以免削弱语言的明快感。

    老舍之子舒乙在《谈老舍著作与北京城》中指出:“老舍的作品大部分是写北京的。”据统计,在老舍留下的250万字的长篇小说中,以北京为背景的作品有150万字,占全部长篇小说的百分之六十。他的中短篇小说中也有不少是以北京为地理背景的。他解放后创作的话剧几乎全部是以北京为故事情节发生地。“老舍作品中精彩的部分是写北京的”(舒乙语),他的代表作《骆驼祥子》、《离婚》、《我这一辈子》、《四世同堂》、《正红旗下》、《龙须沟》、《茶馆》全部都是写北京城的。“老舍写了一辈子北京”,而且是以写北京开始他的文学生涯,以写北京作为他的压卷之作(分别为《老张的哲学》和《正红旗下》)。

    老舍的作品有着浓郁的“京味”,具体体现在三个方面:

    首先是“市井味”,老舍最熟悉北京城内下层市民的日常生活,所以他的作品也以下层市民社会为主要描写对象,而对京城的官僚士大夫阶层以及官场社会则较少涉及。老舍的笔触深入到小胡同里、大杂院中的芸芸众生,举凡三教九流、五行八作,无不涉及,却不像《京华烟云》那样描述高官巨富的生活情景和宦海沉浮,这就使老舍作品带有浓厚的市井气息,却很少有官气。据老舍之女舒济的统计,老舍的小说总共塑造了500名文学人物,其中中下层人物多达430人,占总人数的百分之八十五以上。

    其次是写实性。据舒乙的考证,老舍笔下的“山水名胜古迹胡同店铺基本上用真名,大都经得起实地核对和验证”,例如《四世同堂》中的祁家,《正红旗下》中“我”的一家,都住在作者的出生之地小羊圈胡同;《离婚》中的老李活动于西四南边的砖塔胡同;《骆驼祥子》里的人和车厂位于西安门大街;祥子拉曹先生回曹宅,走的路线是从西单经西长安街、新华门、南长街口、中山公园后门到北长街北口。祥子牵着骆驼逃出磨石口,经过海淀进西直门所走的具体路线,“完全符合实际情况,绝对经得起核对,的的确确是像故事所要求的那样,是顺着山根走的,方位对,地形对,顺序对,村名对。”(引自会舒乙《谈老舍著作与北京城》见《老舍研究资料》(下))还有《老张的哲学》中李静从叔父处回姑母家,是从德胜门经德胜桥、蒋养房东口到护国寺街东口;还写到“妙峰山、莲花顶、卧佛寺”开庙进香的情景;《离婚》中提到便宜坊、东单、厂甸、白云观等地名,寺庙名,饭馆名,都是真实存在的。这类例子在老舍的作品中不胜枚举,由此使老舍的创作带有强烈的写实风格。

    第三是时代性。老舍作品的创作时间与作品中反映的生活基本上是同时代的。七八十年代京味文学中描写的老北京已经是几十年前的往事,作者也未必亲身经历过。老舍笔下的老北京则是与作者处于同一时间段之内的。对于前者,描述的内容是每日每时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事,如鱼饮水,冷暖自知,下笔万言,可谓挥洒自如,游刃有余。

  评论这张
 
阅读(208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