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旧京商人  

2006-11-05 14:33:39|  分类: 旧京商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北京的商业,有其独特的文化氛围,中国的传统商业是家庭单位的店铺与家庭资本、家族管理的行号,老北京的旧式商业和旧式商人,其经营方式、商业道德、商业作风、商店的格局和情调,都常有传统文化的鲜明色彩。京城著名的老字号,是经历过老北京生活的人们所不能忘怀的。我们从许多京味小说中,也能体味到那种属于胡同世界的商业的宁静和带有古城情调的悠闲。使人觉得美好,因而留恋的,是它那种古意盎然的经营方式,其中透露出的深深的人情味,绝少现代商业社会的赤裸裸的利害冲突。这是封建社会农业文明的产物,这种情调也正与农业社会缓慢的生活节奏相吻合。

    老北京人对于传统的商业活动的回忆充满了感情。他们对那些老字号、小商贩总是不能忘怀。北京城里的老字号的招牌及其古旧情调、店铺的悠闲气氛,胡同深处小贩别致的叫卖声,在老北京人的眼里,都是古城风物的组成部分,而且是其中韵味悠长的一部分。正是这悠长的韵味,在老北京人心里沉淀酝酿,像陈年的美酒,历久弥香。

    消费的北京,从商是平民的寻常职业。商贩的那种古意盎然的经营方式,加上十足的人情体贴,确实是令人难忘的商业艺术。他们带给顾客的始终是一张笑脸和周到的服务,增添着人间的温暖,拨动着人们的心弦。

    和气和耐心是经营的艺术,也是老北京人的基本修养,即使买卖不成,商贩们也会把失望严严地封在心里,不走漏半点风声,在充满人情味和礼仪文明的氛围中,其中也包藏着商业目的。但是北京的商人所依赖的,是传统社会的人情信托,而不是现代社会中的商业契约,以信义、人情、礼仪等非商业手段达到商业的目的,这或许是北京商业文化独特的内涵。

    有位老革命家曾经不无深情地回忆起青年时代的一件轶事:“一二·九”运动前,他还是北京大学的学生,常到沙滩附近的一家小饭馆吃饭。因家里汇款寄来晚了,经常欠饭铺的饭钱。饭铺掌柜的总是满口答应,从来没有拒绝过,而且从来也不催他还钱。而他每次收到家里寄来的钱,总要先还清饭铺的欠款,久而久之,双方从买卖关系演变为一种朋友关系。然而在“一二·九”运动中,因为敌特搜捕进步学生,地下党组织通知他迅速离开北京。仓促之间,他已无法还上欠饭铺的钱。这一去就是十几年,当他再次回到北京,已经找不到那家饭铺和掌柜的踪影了,心中不免生出几分惆怅之情。想当年,在沙滩一带的小饭铺里吃过饭的北大学生不在少数,他们之中的许多人都有欠账的经历。几十年之后,他们之中有的成了革命家,有的成了作家、艺术家,仍然对当年的“一饭之恩”铭刻在心。

    北京人的商业信用很有特点,清代的旗人因为有“铁杆庄稼”——定期发放的钱粮作保证,商人们愿意把商品先赊销给旗人。“赊欠已成了一种制度。卖烧饼的、卖炭的、倒水的都在我们的和许多人家的门上画上白道道,五道儿一级,颇像鸡爪子。我们先吃先用,钱粮到手,按照鸡爪子还钱。”(引自《正红旗下》)至于说为什么商人不怕“鸡爪子”被人擦去,作者没有解释,也许这在当时还是个不会发生的问题。

    “赊欠成为制度”不仅对下层的穷困旗人是如此,就是那些当着军官、钱粮颇丰的旗人也是如此。例如《正红旗下》里的大姐公公家仅四口人,就有一名佐领,一名骁骑校,可是她家门垛子上的“鸡爪子”图案竟然最丰富。大姐的婆婆要买奇贵的王瓜大樱桃,“只是为显示她的气派与排场”。“气派与身份有关,她非打扮不可。”于是她的几十套服饰循环出入当铺,当此赎彼,倾其所有吃喝玩乐,钱折腾光了就去赊,为了过个“肥年”,敢把房契也押了出去。这家人的想法是:“不赊东西,白做旗人!”他家以赊欠为荣。

    传统商业文化既有正面价值,也有负面效应。旧的商业道德既有诚实的一面,也有守旧的一面。像“言无二价”,既是诚实的美德,也是保守顽固、不善应变的标志。“酒香不怕巷子深”,透露出对所经营商品过分的自信和对经营地点和广告宣传的忽视。

    老北京的商人最大的特点是十分周到的礼仪和十足的人情味儿。据《旧京琐记》记载,老北京的绸缎铺“其接待顾客至有礼衷,挑选翻搜,不厌不倦,烟茗供应,趋走极勤。有陪谈者,遇仕官则言时政,遇妇女则炫新奇,可谓尽交易之能事,较诸南方铺肆沲沲之声音颜色相去千里矣。”

    老舍先生在小说《老字号》里也曾提到:“三合祥虽是个买卖,可是照顾主儿似乎是些朋友。钱掌柜是常给照顾主儿行红白人情的。三合祥是‘君子之风’的买卖:门凳上常坐着附近最体面的人,遇到街上有热闹的时候,照顾主儿的女眷们到这里向掌柜借个座儿。”

    长篇小说《四世同堂》里的祁天佑是一家三间门脸的布铺掌柜,他有一张典型的商人面孔:“作惯了生意,他的脸上永远是一团和气,鼻子上几乎老拧起一簇笑纹。”老北京的估衣行掌柜更是服务周到,“老客来了先接到后柜住下,掌柜的要陪着剃头、洗澡,吃下马饭,晚上照例得听戏。”确实是今天的北京人难以想像的。

  评论这张
 
阅读(46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