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胡同名称趣谈(二)  

2006-12-23 19:24:07|  分类: 旧京街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六类是根据寺庙观祠等宗教、祭祀建筑命名的。老北京城里这类建筑非常多,有些至今尚存,有些早已毁坏无存,但是以这些寺庙命名的胡同仍然保留下来了。天坛东北方的法华寺,阜成门的白塔寺,牛街东边的法源寺,西便门外的白云观,都成为所在地区街道的名称,像白云路、法源寺前街、白塔寺东、西夹道等,东城区北新街以北的雍和宫大街也是以路东的雍和宫命名的。北京城内至今仍然有一些大街以寺庙为名,像黄寺大街、夕照寺街、法华寺街、圆恩寺大街、报国寺前街、天宁寺东里、大佛寺街、辛寺胡同、护国寺街。

    另有许多胡同的名称有了改变。长椿街原名长椿寺街,净土胡同原名净土寺胡同,东冠英胡同原名东观音寺胡同,育教胡同原名翊教寺胡同,兴华胡同原名兴华寺胡同,宝产胡同原名宝禅寺,灵境胡同原名灵境宫,华丰胡同原名法通寺胡同,地昌胡同原名地藏庵胡同,正觉胡同原名正觉寺胡同,鲜明胡同原名显灵宫,能仁胡同原名能仁寺胡同,延寿街原名延寿寺街,善果胡同原名善果寺胡同。

    有些胡同的名称仅仅是把“寺”字去掉,变化不是很大,有些胡同则是彻底改变了名称,像复兴门内的成方街,原名城隍庙街,和平门外有个铁鸟胡同,原名铁老鹳庙胡同,因为胡同里有这么一座庙,在庙顶鸱吻上装了两个铁老鹳,可以随风旋转,驱逐鸟雀。这座庙是关帝庙,也许是因为城里有100多座关帝庙,彼此难以区分,所以人们给这座庙起了个“铁老鹳庙”的俗名,大概因为“鹳”字难认难念的缘故,60年代干脆改名为铁鸟胡同了。其他像翊教寺胡同改为育教胡同,东观音寺胡同改为东冠英胡同,也很难让人猜到原名。

    第七类是以集市、商店、作坊命名的,其中又可以分为以商品种类命名的,以集市特点命名的。前者如猪市大街、羊市大街、米市大街、草市、煤市街、菜市口、驴市、果子市、珠宝市、缸瓦市大街、蒜市口、骡马市大街、铺陈市、榄杆市、钱市胡同、鹁鸽市、珠市口、磁器口,后者像东晓市大街、闹市口、穷汉市、黑市、小市。崇文门外不仅有花市大街,而且有许多条胡同都以花市命名,花市上销售不光是鲜花,还有不少绢花、绒花、纸花。前门南边的珠市口,原来也不是卖珠宝的集市,而是从猪市口改过来的。最有意思的是西四附近的鸡鸭市被后人改为集雅士胡同,名字虽然改得很巧妙,却与原来的意思相差太远了。

    北京城里以集市命名的街巷还有很多,像刷子市、木料市、布巷子、粮食店街、鲜鱼口、瓜子店、羊皮市。宣武门外有条胡同叫“赶驴市”。东四南边也有条驴市胡同,后来改名为礼士胡同。不知阜成门外的礼士路是不是也是从驴市改过来的。有些胡同的名字并没有标上“市”字,但实际上也是集市,像王府井大街东侧的大、小鹁鸽胡同从元代起就是鸽子市。东交民巷原名东江米巷,也是一个集市。

    另有一些街巷是以商店、作坊为名称的,像油炸鬼胡同后改名为有果胡同。油炸鬼就是油条,大概是从“油炸(秦)桧”转化而来的。当年这条胡同里可能有一家卖油炸鬼出名的店铺。其他像油坊胡同、糖房胡同、盐店大院、豆腐巷、当铺胡同、汤锅胡同、杠房胡同、剃头棚胡同大概也都是因此得名的。

    第八类是以贵族府邸、人物姓氏命名的街巷胡同。郑王府夹道、端王府夹道、恭王府后身等一看就知道是由清代的几个亲王府命名的。可是像佟府夹道、无量大人胡同的由来一般人就不知道了。佟府是指清初一等承恩公佟国纲、佟国维的府邸。无量大人胡同原名吴良大人胡同,据说吴良是明太祖朱元璋手下的大将。这条胡同在60年代改名为红星胡同。

    东单北边路东有一条外交部街,有清末以前名叫“石大人胡同”,因为明朝天顺年间的大将军石亨的府邸在这条街上。当年这位石大人的府邸建造得十分富丽堂皇,明英宗在紫禁城内都能看见,后来石亨终于因为权倾朝野,被明英宗送进监狱,府邸被没收,石亨也病死狱中。

    北京城中以王公贵族命名的胡同还有武定侯胡同、遂安伯胡同、建平伯胡同、广宁伯胡同、泰宁侯胡同、永康侯胡同,还有马状元胡同、石附马大街、王附马胡同、林附马胡同、马定大人胡同、班大人胡同、王大人胡同、马将军胡同等等。这些胡同的名称比较明确,不过这些贵族究竟是谁,有些不大容易搞清楚。像张皇亲胡同今改名为尚勤胡同,张皇亲是谁,就是各执一词,莫衷一是的问题。另外像杨仪宾胡同,有人认为是从羊尾巴胡同雅化而来的,也有人认为“仪宾”是明代亲王、郡王婿的特授勋号,杨仪宾确有其人。

    另有许多胡同只有姓氏,没有标明官衔、身份,像方家胡同、蒋家胡同、谢家胡同、刘家胡同、史家胡同、蔡家胡同、韩家胡同、施家胡同、富家胡同、戴家胡同、汪家胡同、赵家楼、毛家湾、祖家街、郎家胡同、何家胡同、雷家胡同、余家胡同、裘家街、周家大院,这些胡同不是以某个人命名,而是以某个家族命名的。这些家族也许是当年这条胡同里的名门望族,知名度很高,所以人们以其家族姓氏为胡同命名。

    以普通市民的姓氏和职业命名的胡同也不少,像豆腐陈胡同、棚匠刘胡同、馓子王胡同、粉房刘家街、李纱帽胡同、赵锥子胡同、沈篦子胡同、汪纸马胡同等等,都是以姓氏加经营的商品或职业命名的。姓氏有的放在前边,有的放在后边,这些平民百姓的技艺大概很高,他们制作的商品特别有名气,所以人们才会以此来为胡同命名。

    类似的胡同还有石老娘胡同、宋姑娘胡同。“老娘”是当时人们对接生婆的称呼。“姑娘”是当时人们对妓女的称呼,石老娘大概是以高超的接生手艺成为胡同里知名度最高的人物,而宋姑娘则是当年远近闻名的高级妓女。后世的文人大概觉得以妓女作为胡同的名称不雅,于是按谐音改为东、西颂年胡同了。此外崇文门外还有送姑娘胡同、接姑娘胡同。在有的地图、书籍上写作“宋姑娘”,不知道与东直门内的那个宋姑娘是不是一个人?“宋”变成“送”,也许是后人改的,然后又把邻近的胡同起名“接姑娘胡同”了。另外还有马姑娘胡同。

胡同名称趣谈(二) - 卤煮 - 過年好

曾经的西颂年胡同,如今已拆迁 

    大栅栏西边有一条杨梅竹斜街,原名杨媒斜街,大概是一位姓杨的媒婆在此居住过。类似情况还有姚铸锅胡同先改为姚治国胡同,又改为尧治国胡同,大概是因为尧是古代治国的明君的缘故吧?而汪太医胡同讹传为汪太乙胡同,将原来的职业变成了人名。何纸马胡同变成了汪芝麻胡同,更是与原名一点不搭界。豆腐陈胡同不知为什么变成了豆腐池胡同。苏罗卜胡同原名酥萝葡胡同,让人不好断定究竟是卖萝卜的姓苏的小贩还是又酥又脆的水萝卜。沙果胡同却是从砂锅刘胡同变来的。以这种姓氏加职业命名的胡同还有唐刀儿胡同、陶兽医胡同、针刘胡同、梁瓜子胡同、何薄酒胡同、马丝棉胡同、杨毡胡同、灯草王家胡同、孔砂锅胡同、石染家胡同、唐洗白街、王皮胡同、刘和尚胡同、罗道士胡同、醋儿张胡同、刘兰塑胡同。

胡同名称趣谈(二) - 卤煮 - 過年好

刘兰塑胡同 

    还有一类胡同是以人物的姓氏加称呼、外号组成的,像张秃子胡同,后被改为长图治胡同;王寡妇斜街,先是改名为王广福斜街,后又改名为棕树斜街。类似的还有贾三胡同、李四家胡同、吴老八胡同、卢老儿胡同、杨二官胡同、马官人胡同、三保老爹胡同。“三保老爹”就是郑和,人称“三宝太监”,曾率领船队远航东南亚、西亚、东非各国,是明永乐年间的大太监。胡同以三保老爹为名,说明这条胡同与郑和有着某种联系,或许他的府邸就在这条胡同里,后来讹传为三不老胡同。

    案板章胡同听起来像是以一个制作案板的姓章的小贩命名的,其实是从昂邦章京胡同讹传而来,“昂邦”可能是满语“大臣”的意思,“章京”也是满语,原意是“将军”,后来变成秘书上类的职务,像清末就有军机章京一职。类似的还有王老师傅胡同,这个“师傅”并不是对有技艺的人的尊称,而是回民对前辈阿訇的称呼,这条胡同临近牛街,也证实此说有据。

    此外像“焦狗头胡同”,显然是某人的外号。瞎子胡同、哑巴胡同大概也不是泛指,否则瞎子、哑巴到处都有,为什么就成为这两条胡同的名字呢?

    范子平胡同、孟端胡同、陈信家胡同是少数几个以人物姓名为名称的胡同,但其人究竟是谁已不可考。伊先胡同大概是以某位姓伊的说书先生命名的。刘汉胡同究竟是指某人的姓名,还是指一个姓刘的汉子也不易弄清楚,后来刘汉胡同被人改为刘海胡同。

    第九类是以各种物品命名的街道胡同。以动物命名有老鼠胡同、屎壳螂胡同、鱼雁胡同、驴驹胡同、鲤鱼胡同、双鱼胡同、青蚨胡同、蚂螂胡同、金鱼胡同、金鱼池、骆驼胡同、火鸡胡同、黄雀胡同、鹞儿胡同、鸦儿胡同、大小鹁鸪胡同、喜鹊胡同等等。有人说鲤鱼胡同北边不远处就是贡院,举子参加考试时在这条胡同里寄宿,考上进士就好比鲤鱼跳过了龙门,所以取名为鲤鱼胡同以图个吉利。青蚨是一种小昆虫,也是“钱”的别名,蚂螂是蜻蛉的俗名。不过据有的专家研究,蚂螂胡同(还有马良胡同)是蒙古语“水井”的音译,后人不知此意,附会成“蚂螂”二字。鱼雁胡同是从鱼眼胡同改过来的,“鱼雁”还有书信的意思。类似的例子还有像干鱼胡同改为甘雨胡同,羊房改为养蜂夹道,喂鹰胡同改为未英胡同。金鱼胡同里是否卖过金鱼不得而知,不过金鱼池确实是饲养贩卖金鱼的地方。

    与动物有关的还有许多以尾巴为名的胡同,后来有不少都加以雅化了。像狗尾巴胡同改名为高义伯胡同,猪尾巴胡同分别改为寿逾百胡同、朱苇箔胡同,猴尾巴胡同改名为侯位胡同,羊尾巴胡同改名为东扬威胡同。类似的还有将母猪胡同改为北梅竹胡同,花猪胡同逐步改为北花枝胡同、花针儿胡同、花梗胡同,豹房改为报房胡同,豹子胡同改为报子胡同,牛蹄胡同改为留题胡同。

    以食品命名的胡同有很多,像烂面胡同、干面胡同、黄米胡同、白米仓、东西江米巷、熟肉胡同、羊肉胡同、豆芽胡同、茄子胡同、豆角胡同、烧酒胡同、茶叶胡同。灌肠胡同后来改名为官场胡同,牛血胡同改名为留学路,鸡爪胡同改名为吉兆胡同,这条胡同也叫鸡罩胡同,据说民国时的执政段祺瑞曾住在这条胡同里,他觉得这条胡同的名字很不吉利,堂堂的民国总理竟然住在鸡笼里,于是改为吉兆胡同。

    以各种用品命名的胡同就更多了。与穿戴有关的像绒线胡同、棉花胡同、裤子胡同、袜子胡同、手帕胡同、帽儿胡同、针线胡同、靴子胡同、蓑衣胡同、草帽胡同。与生火做饭有关的如劈柴胡同、煤渣胡同、取灯胡同、烟筒胡同、铁炉胡同、盆儿胡同、罐儿胡同、马勺胡同、瓢儿胡同、风箱胡同、砂锅胡同、案板胡同、银碗胡同。与日用品有关的如烟袋胡同、灯笼胡同、椅子胡同、笔杆胡同、钥匙胡同、笤帚胡同、新旧帘子胡同、剪子巷、胭脂巷、胰子巷、眼镜胡同、柳罐胡同、油篓胡同、铃铛胡同、漏子胡同、喇叭胡同、坛子胡同、桶儿胡同、盒子胡同、耳挖勺胡同、褡裢胡同。

    以裤子为名的胡同有不少,像裤子胡同、裤腿胡同、裤脚胡同、裤裆胡同、皮裤胡同。这些胡同可能在一头分为两条岔道,有点像裤子,因此得名。还有拐棒胡同、拐棍胡同、拐弯胡同,可能在胡同一边的出口处有个拐弯。

    也许是嫌裤子不雅的缘故,裤子胡同改名为库司胡同、库资胡同,裤腿胡同改名为库堆胡同。类似的情况还有将锅腔胡同改为国强胡同,烧酒胡同改名为韶九胡同,马尾胡同改为慕义胡同,熟肉胡同改名为输入胡同,蝎虎胡同改名为协和胡同,臭皮胡同改名为寿比胡同,鸡毛胡同改名为锦帽胡同,鬼门关胡同改成了贵人关胡同,罗圈胡同改成罗贤胡同。打劫巷改成大吉巷。

    以人体部位命名的胡同有:嘴巴胡同,后改名为醉葩胡同,虽然谐音,但是字义讲不大通。胳膊肘胡同改名为华百寿胡同。大脚胡同后改名为达教胡同,小脚胡同后改名为晓教胡同。还有耳朵眼胡同、大耳胡同、心尖胡同、罗圈胡同。

胡同名称趣谈(二) - 卤煮 - 過年好

达教胡同

    第十类是以各种吉庆、美好的字词命名的街坊胡同。像元代的居贤坊、思诚坊、崇教坊、仁寿坊、靖恭坊、时雍坊、鸣玉坊、发祥坊、积庆坊、安福坊、咸宜坊、金城坊、金台坊、就日坊、瞻盛坊、南董坊、明时坊,都是些十分典雅的名字。元代的城门名称也大多取名于古籍。

    普通市民给胡同取的名字也有很多“福、禄、寿、喜、平、安、吉、祥”一类的字眼。像福长街、福顺胡同、福德胡同、福善胡同、福盛胡同、福昌里、福康里、福长巷、福光路、福寿里、福兴胡同、福祥胡同、禄米仓、福禄巷、福禄居、寿比胡同、寿刘胡同、寿康里、寿屏胡同、寿长街、寿逾百胡同、喜悦胡同、喜报胡同、喜洋胡同、喜庆胡同、喜鹊胡同、喜通胡同、大喜胡同、平安里、平乐园、平坦胡同、平渊胡同、平安胡同、大安胡同、安福胡同、安德路、安心胡同、安国胡同、安化里、安德里、安康胡同、安乐村、安平里、安仁里、安平巷、安成胡同、安吉里、安乐胡同、安乐巷、吉市口、吉庆里、吉安里、吉祥里、吉祥大院、吉祥头条、吉兆胡同、吉兆东巷、吉照胡同、喜祥庵、永祥里、永祥东巷。这些胡同街道的名称确实反映出北京人乃至中国人心目中普遍存在的理想和希望。人们祈求福星高照、衣食不愁、健康长寿、生活安定、子孙兴旺、家庭和睦、国泰民安。有不少人渴望长命百岁,升官发财,所以才会有寿逾百胡同、华百寿胡同、寿比胡同、官场胡同、侯位胡同等等从俗名改过来的新的胡同名。

    第十一类是一些胡同名很 有诗情画意。新街口大街路东有一条胡同名叫百花深处,据说在明朝万历年间,这里曾经有二三十亩菜地和花园,牡丹、芍药、秋菊、腊梅、莲荷在四季盛开,又有水池可供游人荡舟,当时的一些士大夫常到这里观赏百花,所以得了个“百花深处”的名字。这条胡同后来当然都建起了四合院,变成了一条普普通通的胡同,只留下一个令人向往的名字。

    在地安门外大街南段路东,有一条名为杏花天的死胡同,这个名称是民国时期才有的,文字雅致,意境优美。有人认为是当年胡同口的一家酒楼茶馆的字号,后来移作胡同的名称了。还有西安门内的图样山胡同,在明代曾有一座兔儿山,有50多丈高,每年重阳节,连皇帝都要到这里来登高,但是在清初,这里就变成了平地。兔儿山也变成了图样山。大栅栏西边的杨梅竹斜街的名字也很好听,但这个名字却是从杨媒斜街改过来的,当年的街上并没有杨树、梅花和翠竹。

    在北海公园西侧有一条草岚子胡同,当年可能是一个草木丰茂的地方,风景很不错,后来成了一条普通的胡同。民国时期这里有一座反省院,一大批中国共产党地下党员曾被囚禁在这里,后来中共华北局书记刘少奇设法将这批同志营救出来。此事在文革中被诬称为“六十七人叛徒集团案”。

    景山地区有一条什锦花园胡同,据《帝京景物略》记载,是成国公的私人花园,最初名叫适景园,后来传为十景园。在德胜门内大街附近有一条花枝胡同,其实是从花子胡同改过来的,花子就是乞丐,花子胡同也叫花子营,当年这里是乞丐收容所。在和平门外琉璃厂西侧有条小胡同名叫柳巷,从字面上看巷内植有柳树。但实际上这里很可能是娼妓聚居之处,直到清末这些妓女才迁走。柳巷实际上是花柳巷。

    在北京西郊的海淀镇有一条军机处胡同,这条胡同是随着圆明园、畅春园和清漪园的修建而产生的。当年皇帝居住在这些园林内,也在园内办公,军机大臣也要陪侍左右,但是到了晚上军机大臣又不能住在园内,只能在园外近处寻找一个住宿之处,于是就在海淀老虎洞西边的一条小巷内修建了一个院落,供军机大臣住宿,这条小巷也改名为军机处胡同了。这条胡同里还住过一位名人,那就是美国记者、《西行漫记》的作者埃德加·斯诺。1934年斯诺在燕京大学担任教师时就居住在军机处胡同八号院的平房内,那是一所中西混合式的院落,有一道黑色的铁栅栏门,院内植有果树和翠竹。出院门往北走不远就是燕京大学的校园,50年代时,新修的一条通往颐和园的柏油马路把军机处胡同拦腰截为两段,北边的大部分并入北京大学校园内,南边剩下一小段,只有5个门牌号码,成了一条很短的小胡同。

  评论这张
 
阅读(132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