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京城戏曲寻源  

2007-11-29 19:25:19|  分类: 京派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地区的戏曲艺术有800多年的发展历史。金中都时代的院本是在宋杂剧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到了元朝,由于统治者停止了科举考试,一些读书人没有出路,只得混迹于勾栏瓦舍之中,以写戏、演戏为职业,还组织了书会,研究讨论戏曲,元代杂剧日益繁荣,出现了一批优秀作品和戏剧家,关汉卿、王实甫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

关汉卿是大都(北京)人,生于金朝末年,当过太医院尹。他一生写过60多种杂剧,现存17种。代表作有《窦娥冤》、《救风尘》、《望江亭》、《单刀会》等,其中《窦娥冤》是中国戏曲史上不可多得的悲剧杰作。王实甫的代表作是《西厢记》。

明朝初年,北方的杂剧趋于衰落,南戏在北京受到欢迎。优秀剧目有《荆钗记》、《白兔记》、《拜月亭记》、《杀狗记》、《琵琶记》。到了明朝中叶,南方的三大声腔即“海盐腔、余姚腔、弋阳腔”出现在北京的舞台上,后来又发展出昆曲。万历年间昆曲传入北京,受到士大夫和市民的欢迎。著名的剧作家汤显祖曾长期旅居北京,在明政府礼部任主事。他的故居就在东单的裱褙胡同。汤显祖的代表作是“临川四梦”,即《紫钗记》、《南柯记》、《还魂记》、《邯郸记》。这四部传奇都取材于唐人小说,都以“梦”为剧作中心情节,是明末浪漫主义文艺思潮的代表作。《还魂记》又名《牡丹亭》,通过一对青年恋人对爱情的执著追求,反映出封建礼教对人性的束缚和青年人对个性解放的向往。

明末清初是个风云突变、社会动荡的历史时期,因此在戏曲舞台上出现了一些描写重大历史事件、感叹兴衰际遇的佳作。清初北京城里流传着一句话,叫做“家家收拾起,户户不提防”。“家家收拾起”是指李玉《千钟录·惨睹》中的第一句唱词“收拾起大地山河一担装”。“户户不提防”是指洪升《长生殿·弹词》中的第一句唱词“不提防余年值乱离”。这两段唱词饱含着忧国忧民的情感,抒发了悲哀的心情,表达了对太平盛世的向往,因此引起了广泛的共鸣,成为人人传唱、家喻户晓、脍炙人口的佳作。

李玉是明末清初的著名剧作家,他的剧作多涉及北京官场上的斗争,代表作有《一捧雪》、《人兽关》、《永团圆》、《占花魁》,合称为“一人永占”。

孔尚任是孔子的后裔,他曾受到康熙皇帝的赏识,被任命为国子监的博士。来到北京后他客居在宣武门外的海波巷,也就是今天宣武门外茶食胡同的南岔,今名海柏胡同。正是在这里孔尚任创作了《桃花扇》,剧本以复社名士侯方域与秦淮名妓李香君的爱情故事为线索,反映了明末清初广泛的社会生活场景,剧中出现了许多重要的历史人物,寄托着极为浓厚的家国兴亡的悲伤情感,揭露了明末统治者的腐败与丑恶,歌颂了下层人民的爱国情操和高尚品格。《桃花扇》的演出受到了观众的喜爱,引起了各阶层人士的共鸣。据《桃花扇本末》的记载,在当时的演出中,就有“笙歌靡丽之中,或有掩袂独坐者,则故臣遗老也;灯炮酒阑,唏嘘而散”。

洪升也是清初著名的剧作家,他青年时来到北京当了二十多年的国子监监生,用十余年写出了《长生殿》,描写唐玄宗与杨贵妃的爱情故事,也多方面反映了唐代的社会矛盾。《长生殿》上演时,恰逢清朝佟皇后丧葬期间,洪升因违反了禁令而被革去国子监生籍,回归家乡。因此当时北京有“可怜一曲《长生殿》,断送功名到白头”的说法。《长生殿》问世200多年来,一直成为戏曲舞台上的保留剧目,显示出很强的艺术魅力。

《桃花扇》也因抒发了明末遗民的感慨和哀思,勾起了一些孤臣遗老的亡国之痛,导致康熙皇帝及手下臣僚的忌恨,作者孔尚任也于1700年春天被罢了官。两年之后,孔尚任离开北京回到了故乡。孔、洪两位剧作家的命运何其相似乃尔!

清代的北京戏曲舞台上,昆山腔的优势地位逐渐被弋阳腔取代,后来又从弋阳腔中蜕变出京腔,于乾隆年间大为风行。乾隆后期,秦腔曾一度流行,乾隆末年,四大徽班相继进京,它们是三庆、四喜、春台、和春。四大徽班各有专长,有三庆的轴子(以演连台本戏见长)、四喜的“曲子”(昆曲)、春台的“孩子”(儿童演员)、和春的“把子”(武打戏)之说。在嘉庆、道光年间徽班已成为北京剧坛的盟主,徽戏也在逐渐向京剧(皮黄戏)过渡。当时著名的演员有三庆班班主程长庚、四喜班班头张二奎、春台班班主余三胜、“活孔明”卢胜奎、“活周瑜”徐小香、昆丑杨鸣玉等一批优秀演员,其中的十三人被誉为“同(治)光(绪)十三绝”。

 

在清代北京的戏曲演出中,清宫内廷的演出活动占有重要的地位。清宫内廷专为演剧设了一个管理机关,叫做升平署,宫廷中有御用戏班。乾隆年间,宫廷戏班由一些太监组成,所演剧目有四部连台本戏,即描写目连救母故事的《劝善金科》、描写唐僧西域取经故事的《升平宝筏》、描写《三国演义》故事的《鼎峙春秋》、描写《水浒》故事以及宋、金交兵,徽、钦二帝被俘故事的《忠义璇图》。

目连救母的故事,早在北宋、元、明时期就被搬上舞台,清代《劝善金科》演出场面十分浩大,甚至在演出中使用活虎、活象、真马。

《升平宝筏》的剧情基本上取材于明代吴承恩的小说《西游记》,原著的主人公是有造反派色彩的孙悟空。清朝统治者崇奉佛教,企图通过演绎西游记的故事宣传佛教教义,以这部戏作为“宝筏”,渡登到升平世界,含有扫除邪魅(人民起义),保持江山巩固的用意。如后来的京剧《闹天宫》,在《升平宝筏》中名为《安天会》,统治者的用意从剧名体现得十分明显了。据说袁世凯窃国时期曾在北京组织上演过一出《安天会》,将国民党领袖孙中山、黄兴等人作为反派角色一一入戏,结局自然是孙、黄等人束手就擒。实际上洪宪帝国的天下不仅得不到安宁,而且是十分短命的。《升平宝筏》的主题是反动的,但是对后来的猴戏的影响很大。

在戏曲舞台上,三国戏的剧目是历史故事戏中最多的。道光年间三庆班演出的三国连台本戏,就有36本之多,其蓝本就是内廷的《鼎峙春秋》。这出戏的故事虽然发生在许多年前,却也对清代的政治有所影射。例如以魏、蜀、吴三分归于一统影射满清贵族统治为“天命”;对于康熙年间削平三藩似乎也有一些寓意。还有人说清廷崇祀三国时蜀汉的关羽,是借以表示对蒙古盟旗的一种笼络手段。今天舞台上的三国戏大多源于《鼎峙春秋》。水泊梁山的故事在元、明时期就有,《忠义璇图》主要取材于《水浒传》,也根据过去的一些杂剧、传奇加以整理,使剧情前后贯穿。最后的结局是梁山好汉接受了宋王朝的招安。

清代宫廷的四大本戏是乾隆皇帝钦命词臣编撰的,其目的首先是供王公贵族、宫眷们消遣享乐,并借此歌舞升平;其次是通过这些戏宣扬封建思想。像目连戏中对“恶”的惩罚,对“孝”的表彰;水浒戏中特别强调“忠义”二字,并且让梁山好汉全部接受招安;三国戏则强调三分归一统,以此表示清廷入主中原系出于天命;西游戏则强调佛法无边,可以作为“宝筏”,冲破激浪险滩,到达升平的彼岸,寓意清王朝的统治可以长久维持。

清宫的内廷连台本戏还有:演绎《封神演义》故事的《封神天榜》、演绎《后列国志》故事的《锋剑春秋》、演绎西汉故事的《楚汉春秋》、演绎《说唐》故事的《兴唐外史》、演绎“说唐”中征西故事的《征西异传》、演绎宋代曹彬下江南故事的《盛世鸿图》、演绎北宋杨家将故事的《昭代箫韶》、演绎《混元盒》故事的《阐道除邪》。不过这些连台本戏都不是常演的剧目。常演的仍然是四大本戏。

内廷的这种整本大戏大多分为十本,每本二十四出,每天只能演出一本,必须连演十天才能将整出戏演完,演出时间的冗长可想而知。连台本戏之所以大量出现于宫廷之内,与当时的宫廷生活有密切关系。紫禁城中的嫔妃和那些老太后、老太妃们,虽然每天吃的是山珍海味鸡鸭鱼肉,穿的是绫罗绸缎珍贵皮货,住的是雕梁画栋的宫殿,但是却没有人身的自由,只能像笼中的鸟一样呆在各自的庭院中打发时光,其内心的空虚寂寞感是十分强烈的。她们不靠看戏来消遣娱乐又能做什么呢?而且这种无所事事空虚无聊的时间简直是太长也太多了,只有靠那种每天演六到十个钟头,连演十天才能演完的连台本戏,才能勉强打发过去。台下的观众实在是不怕戏太长,只怕戏不够长,她们迷恋于戏曲,与其说是一种主动的追求,不如说是一个无奈的选择。

对于宫外的那些王公贵族、八旗子弟来说,他们生活的自由度大了一些,但仍然没有太多的事情好干,俸禄、钱粮是到时候就能领到,无须花费一点力气,被称为旱涝保收的铁杆庄稼,反之,经商却是被明令禁止的。在和平的年代里,八旗兵丁们也没有什么事好干,剩下的只有玩了。在种类繁多的玩乐项目中,看戏仍然是十分吸引人的,更何况兴趣是要靠培养的。一个本来对戏曲并没有多少兴趣只喜欢射箭、练武、盼望着上战场厮杀的旗人,当他“英雄无用武之地”、被迫选择了看戏之后,渐渐地他也会入门、上瘾,最后不甘心于当观众,也想上台唱上几出戏。

大约是在道光年间,北京城里的一些满清贵族子弟因为终日无所事事,经常聚在一起以演唱子弟书作为自娱自乐打发光阴的手段。当时组织这种非营业性的演唱会还要得到清廷内务府的批准,发给印有两条金龙的执照,这种演唱组织也因此称之为“票房”,参加演唱的成员称为“票友”。

票房大都设在王府、贝勒府中比较宽敞的房间里,屋内陈设讲究,各种乐器齐备,票友们聚在一起吹拉弹唱,倒也自得其乐。这种活动最初是从北京西城的八旗子弟中开始的,后来逐渐发展到其他城区。演唱的内容从最初以子弟书为主发展到以京剧为主了。最初只是清唱,在胡琴的伴奏下唱上一两段,不带锣鼓、场面,后来有一些票友走火入魔,开始排演整出的戏,不仅本人粉墨登场,还要请来专业演员当配角。

戏迷可以不是票友,但是票友肯定是戏迷。不把各出戏看得烂熟,又怎么能上台唱戏呢?专业演员是以演戏为职业,唱戏挣钱,好养家糊口。票友们玩票唱戏是以此为乐。平时聚在票房里切蹉技艺,过足戏瘾,有大户人家办喜事,请票友们去演唱,更可以大显身手。看戏要花钱,请师傅教戏要花钱,买行头要花钱,请专业演员配角要花钱,请小报记者捧场要花钱,票友唱戏却是不挣钱的。如果挣钱那就是“下海”了,就是降低了身份,沦为“戏子”了。票友们讲究的是“耗财买脸”,也真有不少票友因玩票学戏将家财耗尽的。据《旧京琐记》记载,清末二黄(即京剧)流行,“因走票而破家者比比”。

这类的例子有很多。例如有“内务府员外文某,学戏不成,转而学前场之撒火彩者,盖即戏中鬼神出场必有人以松香裹纸撒去,火光一瞥者是也,学之数十年,技始成而巨万之家破焉。”“又有吏部郎王鼎丞者,世家子,学戏不成,愤而教其两女,遂负盛名,登台而卖艺焉。日衡一马车,挟二女往返戏园,顾盼以自豪。”当女儿的倒是成了名角儿了,当父亲的却成子车佚了。

 

  评论这张
 
阅读(1696)|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