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旗人(三)  

2009-06-18 20:55:54|  分类: 宫廷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旗制度是一种等级森严的制度,旗人中以满洲八旗的地位最高,其次是蒙古八旗,最后是汉军八旗。同是满洲八旗,又以两黄旗地位最高,其次是两白旗、两红旗,最后是两蓝旗,由此形成了一个台阶形的序列。皇帝对一些功臣、皇亲则给予抬旗的恩赐,即从较低的旗抬入较高的旗。例如西太后娘家本是镶蓝旗,在咸丰十一年她被封为圣母皇太后之后,就由咸丰皇帝发布上谕,将其娘家抬入镶黄旗。清代旗人家庭闺女出嫁也要按满蒙汉二十四旗的序列往上嫁。

在清代的旗人中,主奴的身份是十分严格的,满语称奴仆为“包衣”。八旗中的包衣分为上三旗与下五旗。上三旗的包衣隶属于内务府,下五旗的包衣隶属于各王府。包衣是世袭的,上一代是包衣的,他的后代永远是包衣,在旗籍上也列入另册,包衣是在清军入关前的历次战争中捉到的俘虏,此外还有一些“哈朗阿”,即属下旗人。

包衣和哈朗阿可以参加科举考试,也可以当官。曹雪芹的祖父曹寅就是正白旗包衣出身,他后来当上了江宁织造。有些包衣、哈朗阿甚至当上了大学士、总督之类的高官。但是无论他们当上了多大的官,他们与原来的主人之间仍然是主仆关系,仍然要听候主人的传差。于是就出现了身为正一品的大学士,只因为出身哈朗阿,在主人家办喜事时,站在门前当鼓手的怪事。

有专家认为八旗组织中的这种主仆关系是氏族社会的残余,对于封建集权的国家政权起到一种破坏作用。当年的清政府也发觉这种状况的负面影响,曾明令禁止“主人”对已是朝廷命官的哈朗阿进行传差。

清朝时曾发生过多起王公非法虐待属下的包衣、哈朗阿的事件。道光年间的悖亲王绵恺竟然在府邸内非法监禁、刑讯朝廷的官兵和旗丁。道光皇帝为了维护封建国家的法纪,宣布免去哈朗阿出身的四品文官、二品武官以上的旗人官员及其家属的哈朗阿身份,解除他们与主人家的主仆关系。然而一种行之既久的社会关系往往不是靠法律条文就能轻易改变的。旗人中的世袭主仆关系、身份等级观念、人身依附关系依然长期存在,直到大清王朝覆灭才终止。

清代的旗人保持着许多满族人特有的风俗习惯,像给幼童起名常用“七十二、八十三”等数目字,这些都是其祖父母的年龄。旗人大多信仰萨满教,无论富贵士宦,其内室必供奉神牌,只一木板,无字,并用要请专习歌舞,讽诵祝文者,名曰“萨吗”,谓之“跳神”。旗人如果生了重病,医药无效,也要请萨吗作法驱怪。

汉人祭祀神灵祖先,多用桂香,“惟八旗祭祀,不用桂香,专有一种薰草,产于塞外,俗呼为达子香,质如二月新蒿,嗅味清妙而不浓郁,盖古之烧萧薰芗,用以通乎神明者。”(《听雨丛谈》卷六)

满旗人能歌善舞,每逢嘉庆宴会,一定要在笳管筝、琵琶、三弦、中阮等乐器的伴奏下引吭高歌,翩翩起舞。八角鼓则是满族人创造的一种曲艺形式。

北京的旗人家庭非常重视礼节。子弟“朝夕问安诸长上之室,皆侍立。命之坐,不敢坐。所命耸听,不敢怠。不命之退,不敢退。路遇长上,拱立于旁俟过而后行”(《天咫偶闻》卷十)。平时相见,曲右膝、右手沿膝下垂,俗称“打千”。妇人请安屈双腿,称之为“墩安”。

老北京城里的旗人很讲究各种礼节,最为常见的“请安”是满族人的传统礼仪。清代的官场上也把请安作为定制,旗人家里则把请安视为家规。请安的动作男女不同,男人是左腿屈起,右腿膝盖触地,右手向下直伸触地,口中说道“请某某人安”。过去旗人家里如果人口较多,儿孙们早晨起床后,就要从曾祖父母、祖父母到父母挨个请安,同辈的长兄那里也要请安,一早晨可能要请上二三十个安。

当年清宫中也严格实行请安的礼仪。即使是皇帝也不能例外。光绪皇帝每天早晨都要到慈安太后和慈禧太后的寝宫去请安,风雨无阻。后来慈禧经常住在颐和园,光绪实在无法天天去颐和园向慈禧太后请安,但也要隔上几天就坐上几个钟头的轿子从紫禁城赶到颐和园去请安。

请安本来是亲戚、朋友之间表达感情的一种方式,但是硬性规定每天必须请安,结果造成请安流于形式,而没有实在的内容,成为一种繁文缛节。溥仪曾在《我的前半生》一书中回忆道:“每天早晨,我要到每位太妃面前请安。每到一处,太监给我放下黄缎子跪垫,我跪了一下,然后站在一边,等着太妃那几句例行公事的话,这时候太妃正让太监梳着头,一边梳一边问着:‘皇帝歇得好?天冷了,要多穿衣服。书念到哪儿啦?’全是千篇一律的枯燥话。有时给我一些泥人之类的玩意儿,最后都少不了一句:‘皇帝玩去吧!’一天的会面就此结束,这一天就再也不见面了。”

 

在过去,旗人如果没有当上兵,又没有在宫里当差,就只能在家里饱食终日、无所事事了。每天除了泡茶馆、遛鸟,在家里有的是时间相互请安。亲戚朋友彼此页面也要请安,再说上一大套应酬话,像流传至今的北京人见面时的一句话:“您吃了吗?”就是当年在旗人中广泛流行的。据说当年西城的旗人见面习惯问“您吃了吗?”而东城的旗人见面流行问:“您喝过(茶)啦?”所以有“饿不死的西城,渴不死的东城”的说法。

旗人妇女请安与男人不同,是将双手握在一起,放在肚子一侧,两腿并拢,弯曲,下蹲,两肩要保持平直,腰不能往前弯。当年旗人妇女脚穿花盆底的高跟鞋,鞋跟在鞋的中间,走路时如果不注意保持重心,很容易跌倒,请安时也必须保持重心,不能前倾,后倾,否则非摔倒不可。在请安后往起站立时,上身必须保持垂直,就需要运用腰肌带动腿部肌肉,直挺挺地往上拔起来才行。每天如果请上几十个安,天长日久,旗人妇女得腰肌劳损的还真不少。

到了民国时期,请安这个礼节逐渐在北京消失了,但是在一些旗人家庭里仍然保留下来。20世纪20年代有家报纸刊登了一条新闻,说是有两个旗人堂兄弟在澡堂里相遇后,就互相请起安来,双方家族的人口很多,逐一请安真是没完没了,澡堂里温度又高,那位堂哥又是饿着肚子,不停地请安之后,竟然昏倒在澡堂里。

请安在如今的北京人中已经不再流行,人们偶尔在历史资料片和清代历史的影视片中还能看到请安的情形。20世纪30年代时北京的小孩子曾经嘲笑请安的人是“猫腰吓唬狗”。两个男人在胡同里见了面,彼此请安的动作很像伸手到地上捡砖头,旁边的狗看见这个动作会误以为是捡砖头打它,就会马上逃走,“猫腰吓唬狗”这句话有点调侃的意思,请安累得腰酸腿疼倒是真有的事。

旗人的服装发式与汉人不同,男子剃发,多穿马蹄袖的袍褂,袖口窄狭,上长下短,马蹄袖口盖住手背,袍褂两侧开襟。这种服装样式是为了适合骑猎生活;旗人妇女“梳发为平髻,曰一字头,又曰两把头,大装则戴珠翠为饰,名曰钿子”。“外衣通常掩足,轻裾大摆。”所谓“衣皆连裳,不分上下。”旗人妇女不裹脚,都是天足,“履底高至四五寸,上宽而下圆,俗谓之花盆底。”(《旧京琐记》卷五、《听雨丛谈》卷七)

满族人世居东北,当地气候寒冷,盛产各种野生动物,所以满族人有以野兽的皮毛作为御寒服装的习俗。常见的有狐皮、貉皮、羊皮、狼皮、沙狐皮等。珍贵的有貂皮、银灰鼠皮、猞猁皮、虎皮等。清朝初年旗人的服装曾有严格的等级限制。例如顺治五年“禁和硕亲王以下及官民人等帽缨擅用丝线,衣物辫、裢边擅用鹅黄、柳黄色。”康熙十五年“定为三品以上准服貂褂”。到了雍正年间,这些服饰等级限制又放宽了。至于旗人服饰的颜色先后流行过天蓝色、玫瑰紫、深绛色、泥金色、灰色、棕色等,内衣有白色、玉色、油绿色。

  评论这张
 
阅读(1975)|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