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旗人(四)  

2009-08-06 08:44:17|  分类: 宫廷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饮食上,满族人在入关前的烹调饮食风俗是比较简单的,以面粉、猪肉、羊肉、牛奶等为主。调味品的品类不多,烹调方法也比较单一,有白煮、烧、燎等。入关以后,旗人保持了一些原有的饮食风俗,像萨其马、马蹄烧饼等都是满族的点心、小吃,白煮肉是满族的菜肴。

入关以后,旗人很快就受到汉族饮食文化的影响,逐渐形成了满汉合流的情况,以至于最丰盛的宴席要冠之以满汉全席的名目,其中既有原来出产于东北的熊掌、飞龙、犴鼻、猴头等山珍野味,也有出产于东南沿海地区的鱼翅、燕窝、鲍鱼等海味,宴席有鱼翅席、海参席、燕窝席等名目。

在嘉庆、道光之前,京城官场上的奢侈风气尚未泛滥成灾,到了嘉庆、道光及咸丰、同治、光绪年间,无论是贵族、官僚还是商人,追求高档饮宴之风日益盛行。从光绪初年开始,京城的设宴酬酢之风盛行,官场中人几乎每天都要赴宴或设宴,请吃请喝成为必不可少的应酬,令许多人感到难以应付。《清稗类钞》中有“京师宴会之八不堪”一节上面记载着某翰林写的一篇婉辞宴会的启事,上写:“供职以来,浮沉人海,历十余年,积八不堪”,接下来历数讲究排场、恣意饮啖、大摆酒席的弊端:“现处忧患时代,祸在眉睫,宴会近于乐祸,宜谢者一”;“今日财政窘困,民穷无告。近岁百物昂贵,……小臣一年之俸,何足供寻常数餐之客,久必伤廉,宜谢者二”;“京中衙署,有增无减,官员益多,宴会之事,弥积弥繁,若欲处处周到,实难实现。且京中恶习,午间请客,至暮不齐,主人竟日衣冠,远客奔驰十里,炎夏严冬,尤以为苦,宜谢者三”。

清末的中国社会,各种内忧外患接踵而来,人民生活日益穷困,然而此时的官场上依然是花天酒地,醉生梦死,其中的浪费十分惊人。靡费的银两更要靠贪污受贿来弥补,因此造成官场腐败风气的进一步蔓延,泛滥成灾的饮宴开销,最终还是要由老百姓来承担。翰林尚且不堪,民何以堪?

据说在清末,一些王府门前每天中午、晚上都有一些旗兵在等着折箩(即王府的剩菜)。他们手提椭圆形的饭盒,里面备有各种盘碗,要求施主将炒菜、汤菜分别倒进盘、碗里,以防止菜肴串味。都穷到吃折箩的份儿上了,居然还有这么多的穷讲究。

清朝末年旗人的俸禄越来越少,可是长期以来养成吃点、喝点、玩点的习气都没有改变。经常出现寅吃卯粮的情况,上半个月大吃大喝,下半个月只能买点棒子面,用菜帮子熬点稀糊糊喝。就是到了这份儿上,一些旗人大爷也忘不了摆谱。他们到饽饽铺里买几个饽饽,伙计用纸包好,要留出两块当场尝尝,右手把点心举起来,左手提起饽饽包,脖子伸长,头歪着,张嘴咬饽饽。饽饽是酥皮糖馅,一咬碎皮纷纷落地,阔大爷却满不在乎,伸手向伙计要茶喝,伙计递上一杯,阔大爷喝上一口之后,含在嘴里咕噜了一阵子,然后背过手去,把水杯递给伙计连眼皮也不抬,再把口中含着的水喷在台阶下,然后右手托起点心包,左手握着鼻烟壶,两个膀子悬空,一摇一晃地走了。

旗人不仅讲究吃喝,也是玩主。旧京有首竹枝词:“衫敞前襟草帽横,手擎虎叭喇儿行。官差署里原无事,早饭完了便出城。”活生生地描绘出一个出城遛鸟的八旗子弟的形象。

到了民国时期,北京城里的旗人普遍贫困化了,不可能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于是各种各样的小吃又纷纷涌现出来。其中有些来自清宫御膳,像豌豆黄、小窝头、肉末烧饼、艾窝窝。有的则是来自民间,像豆汁、硬面饽饽、炒肝、羊霜肠等。人穷了,下不起饭馆,又讲究吃两口,于是各种猪、羊下水都可以制作成小吃聊以解馋。豆汁是制作粉丝、淀粉时的下脚料,味道发酸,颜色灰白。国内其他地区大概没有人喝豆汁,唯独有不少北京人嗜饮豆汁。此外像油渣、猪血、刮骨肉等食品的主顾也都是穷人。

说起旗人在饮食上的穷讲究,邓友梅的小说《那五》里边有一段生动的描写。那五是个八旗贵族的后代,家道中落后,他是“倒驴不倒架,穷了仍然有穷的讲究,窝头个儿大了不吃,咸菜切粗了难咽,偶尔吃顿炸酱面,他得把肉馅分去一半,按仿膳的作法单炒一小碟肉末夹烧饼吃”。

过去旗人都是靠俸禄为生,男孩一出生就可以领到钱粮。女孩出生后都没地方去领钱粮,于是就有一些旗人家庭生了女孩却向佐领虚报为男孩,以后也一直让女孩穿男装,当男孩教养。这也是养成一些满族妇女胆大无畏、敢说敢做性格的一个原因。

满清八旗子弟逐渐沦落为只知提笼架鸟的纨绔子弟,而把家中事务都交给老婆掌管,这就使许多旗人妇女成为内当家,掌握了家政大权。末代皇帝溥仪的弟弟溥杰曾回忆自己的母亲、清末权臣荣禄的女儿瓜儿佳氏,就是这么一位独断专行在醇王府里说一不二的女人。清帝退位后她曾用钱企图收买一些军阀,使清帝复辟,她还“好吃好穿好买东西”。特别擅长挥霍钱财。这个特点大概也是当时许多满族妇女身上都有的。那位臭名昭著的慈禧太后自不必说,就连那位被慈禧太后迫害致死的珍妃生前也是很会花钱的,每月的月例银子远不够她花的,于是她通过兄弟也做起卖官鬻爵的买卖来。民国时期,许多满清贵族家庭因挥霍而破落,其中也有姑奶奶们的一份“努力”。

汉族人家称女儿为姑娘、嫂子,称丈夫的姐妹为大、小姑子。旗人家里称自家没出嫁的姑娘为姑奶奶。明明不是奶奶,却称为“奶奶”,带有几分调侃色彩。旗人家里的姑奶奶厉害,家里人都要让她几分。这一风俗据说和清宫选秀女的制度有关。清宫每三年选一次秀女,凡十三到十六岁的八旗籍女孩都在候选之列。如果被选上了秀女,就可能成为皇上的嫔妃,家里人也会成为皇亲国戚。选不上的少女允许自行择偶婚配。其实,旗人家庭对未出嫁的姑娘管束不严,与其说是因为选秀女,不如说是历来如此。满族人生长在白山黑水之间,过的是游牧、骑射的生活,环境决定了满族人的文化和性格。满族妇女不曾受过儒家的“三从四德”之类礼教的束缚。当年北京城里十七八岁的汉族姑娘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满族人家里的大姑娘却可以躁起两只大脚走街串巷、买油打醋,在庙会的小吃摊上吃年糕,喝茶汤,进茶棚喝茶,还要观赏各种杂耍。过去有句民谣:“鸡不鸣,狗不咬,十八岁的大姑娘满街跑”。说的就是旗人家里的姑奶奶,在汉人看来可谓咄咄怪事。

  评论这张
 
阅读(199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